小说·奈落的知晓者们

刊载:http://gekkan-bushi.com/vg_novel01.html

翻译:侑子酱

vg_novel_01_menu
vg_novel_01_1

连前方的每一寸都被封闭在黑暗之中,黑暗支配了世界的时候。

每逢新月之夜来临,人们都会为珍贵的月之光辉的珍贵而感到痛苦。

而在那月光也无法照亮的昏暗的兽道上,多数的火与灯,都在瞬间消失了。

有一场战斗,宁静地迎来结束。

 

「队长先生,已经完成了对敌人的先遣队的捕获了」

「辛苦你了。接下来王都的那些家伙也交给你了,我等要暂时撤退了」

 

“暗影骑士团”的魔女「菲欧娜」。

就算是对她那样的缺乏认真的报告,「暗黑狂风」也和平常一般,连眉毛都没动,冷静地回应道。

 

「明白了。您是?」

「……马上就过去。就暂时交由你来指挥了」

「用人用得还真够粗暴的呢。开玩笑的啦,别露出那么恐怖的脸嘛」

 

没有看留下了俏皮话就离去了的菲欧娜,他只是在看眼前的景色。

无论是战斗的残渣或是战斗过的痕迹都没有留下,而与之相对的是。

一盏灯也看不到的,黑暗。

 

在星辉大战中取得了胜利,避免了崩坏的行星库雷。

长时间暴露在星辉兵的威胁下的人民,不过是异界的侵略者撤退了,就误会成世界会保持永久的和平。

太过急了。不过是世界的侵略者在出现前就返回了而已。没有了共同的敌人,一部分的国家开始流动着不稳定的空气,出现了采取如强硬手段等把他国加入自己领土的情形。

圣域联合王国与龙族帝国的关系也终于变成这样了。

 

在“这个世界”,不能轻易动用正规军来应对导致总是处于后手,而作为非正式的独立部队加入骑士王旗下的部队,那就是“暗影骑士团”。

秘密地在暗中清理掉没有得到许可而侵入的家伙就是他们的角色。

现在正是,他们正对在行进中的邻国的先遣队进行奇袭,在被追赶与撤退的缝隙之间。

但是——

 

「果然,现在的世界有什么地方很奇怪。」

「从我们引起那场内乱开始,就一直感到不协调……」

「不,就像缺少了些什么一样,那是犹如失落感一般的感觉。」

「没错。 比起以前,的确是在增加。」

 

作为团长的影之骑士的带领者,,暗黑狂风,抱着某个问题。

现在才突然感到的对世界的不协调感,正在逐日的增加着。

 

「你也感觉到了吧」

「……简直就像是感受到了相同的不协调感的口吻呢」

 

「不,我们现在是被盟约所束缚的命运共同体。如果是如此强烈的感觉,也许就会共享到」

 

突然听到传来的声音丝毫没有感到吃惊,暗黑狂风随声附和。

一点都没有看到他的周围有人影,就像声音的主人不存在一样。

但是,他没有把目光投向任何地方,就只看着前方继续谈话。

然后,声音继续用言辞回答到。

 

「虽然觉得不方便,这也是为了让你存在而采取的措施。」

「不方便什么的我连一次都没想过。对你这家伙的温情我唯有感谢,厌恶什么的碎片已经平息了」

「请不要这样。说成那样只会让我的心情变差而已」

「失言了」

「不用在意」

 

在过去,“暗影骑士团”是向神聖国家竖起了反旗的叛乱军。

受到内外的干涉,战争变得极度的混乱,由现在被讴歌为英雄的「阿尔弗雷德」所率领的正规军的猛攻之下,内乱不久就被镇压下去了。

那之后,记录所写的主谋者被讨伐、残党也被逐出了圣域,都只是表面上公开的内容而已。

 

在战争中,花光了维持身体所需的魔力,变成了只是在等待消灭的魔力块「幻影狂风龙」。

而拯救了只是在等待随时都会腐朽的他的,正是有着相同境遇的影之骑士。

热爱光芒、过于追求光明的缘故而悲哀的坠入黑暗的人。

 

「本来能够帮助你都是多亏了这个兵装」

「要是我能更熟练的操作,就能早些复活了」

「如果那时候有这个作为击退者的力量――」

「就像之前说的那样。我能送你的就只有赞词和感谢」

 

唐突的忏悔,被同样唐突的谢词给阻止了。

沉重而深邃的声音,编织着淡淡的话语。

 

「我们确实是坠入了黑暗。一旦坠入了黑暗,就再也无法到达光明」

 

「正是这样的,我们是在黑暗中生存的影子,只要还活着必须保护圣域的光不能企及的领域」

 

「那,你和我所承当的,唯一且绝对的业」

 

「我们就只需考虑这些前进就好」

 

「……就是这样呢」

 

流水般的言语的对答,现在为止是第一次停下来。

暗黑狂风闭上眼睛,一言不发。

而厚重的声音,就像是给予模仿他一般,贯彻了沉默。

接着,就在夜变白的同时,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简直就像是在等待着光的来临。

 

「黎明吗……唔!?」

 

在看到天空中缓缓延伸的白色光芒的瞬间,暗黑狂风的脑内疾驰着如同受到强烈冲击般的隐痛。和疼痛一起在他脑中盘旋的是有着强大力量的白色光芒的幻象与类似对抗心的感情。

「啧……怎么了? 刚刚的冲击是……那个光芒是?」

 

「难道说,我们的世界正在脱落的,是和那个光有关的东西吗?」

 

「那是失去了的事物,齿轮在疯狂的转动,过去、现在、未来――如果能影响到这个世界的全部事态的话……」

 

「是历史――不对,我想应该是世界本身正在产生改变……真是突然的难以相信」

 

像是在呼应感到困惑的暗黑狂风一般,他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动摇。

在一瞬间的摇晃后,其背后出现了巨大的影。

在“现在的世界”,影之战士从绝望的深渊中复活的、从地狱回归。

 

「能够看到永远的贤者,从异世界到来的侵略者在现实的世界里。无论发生了怎样的现象,都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就算根据这些,这次的事情也在预想之外了。难道说,是干涉了过去让那家伙出现了……!」

「说到底这只是假设。 现在也还不能确信,过急的得出结论是很愚蠢的」

 

脑海里突然出现的谜一样的疼痛。有相关的可能性。浮出水面的离奇的假说。

如果没有幻影狂风龙制止的话,暗黑狂风的思考有可能会让他直到体力耗尽为止继续彷徨着。

 

「吾魂的单翼哟。不要迷失。看清楚为了自己而必须做的事情吧。」

 

「你忘了吗,那时候你和我为了继续维系于此世,而被那个魔女打上了的诅咒」

 

在过去,为了拯救渐渐消失的幻影狂风龙,暗黑狂风把自己和奈落龙的灵魂连接在一起。对于仪式成功的他们,被称为言语的魔女的大魔女所要求的代价是「一部分的灵魂」。已经缺损了的他们的灵魂早就已经有了一个功能。

只要其中一方陨命,另一方也将失去生命。就像失去了翅膀而坠落地面的鸟儿一般。

 

「……忘记的是那时候作为联系我们灵魂的代价而铭刻上的话语。 」

 

魔女不仅仅是削去他们的灵魂,还削出了某句话语。

那或许是她的讽刺吧。 不知道她的住所至今也无法知悉原由。

 

「Abyss……地狱吗。 但是现在想来,正是最适合吾等的话语――」

「对的,我们比谁都要理解地狱的可怕之处」

 

注意到无法拥抱光明是因为自己内在的软弱。

正因为曾经坠入黑暗,才更能明白感情的分量。

 

「吾魂的片翼哟。 我是独一无二的知悉你内在所有觉悟与信念的存在」

 

「就算存在我会被毁灭的未来呢」

 

「如今想来。 你必定会走上和现在相同的道路――踏上仅仅支援着光、自身化作影子的道路」

「别说蠢话了。我,只是一个罪人罢了」

 

这一次,不是要被光所烧焦。

 

仅仅是为了填补世界的欠缺。

 

要从过去那里取回些什么,为了取回应有的姿态。

 

「要回去了」

「哦哦」

 

影之骑士与龙,一同以光的彼岸为目标,开始前进。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